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支配妻子的快感
支配妻子的快感

支配妻子的快感

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也有人说婚姻是爱情和性的完美结合。这两种说法对我和妻子都不适合:结婚多年了,妻子仍爱着我,但她却始终不能和我取得性的一致。

  过了40岁的我,对女人的肉体仍然充满了兴趣。妻子却并不像我这样乐此而不疲。曾经试着如普通人般彬彬有礼的邀请,都吃了闭门羹。此地有铁将军把门,我只好另觅他径。

  诸君听起来似乎是狡辩的说辞,不过,我有个疑问:丈夫或者频繁造访酒馆和风月场所,或者和办公室的OL发生了不道德的关系,其中难道就没有妻子的责任吗?长期的冷淡,会让炽烈的火焰变成冷冰冰的灰烬。我的办法--偷拍。

  每次做爱都瞒着妻子,秘密的拍摄、记录,在妻子拒绝的时候,自己看着映象中女人的羞耻得到满足。映象中妻子淫荡的露出,请求着我的赐予,--通过这样的方式,调和着我的心态,消除着夫妻间可能出现的芥蒂。

  我也很明白做爱不是夫妇的唯一关联,我们一起谈论着孩子,我们一起去旅行,我们互相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……这些,都是夫妻生活极大的喜悦。那时的我,跟偷拍是绝对无缘的。

  女人如果从头到脚对性爱一点兴趣也没有,男人还是可以理解的。可是,我的情况不是那样:妻子不但本身有露出的欲望,而且情欲一旦被挑逗,就会像火一样--惊人地、淫乱地作出反应。从前的男人是怎么做到的?

  以前也说过,我也曾尝试着调教妻子,想把她的身体展示给其他的男性。心中百位杂陈:怜爱,负疚,犹豫,兴奋,恐惧,快感……很微妙,仿佛各种完全不同的颜色重叠在一起。

  偷拍妻子--用不着想也知道,肯定会破坏夫妇的日常关系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实在是很需要一定的觉悟。

  不仅偷拍,所有不容於正常社会的特殊,都会给他的主人带来灭顶之灾,就像一篇短文中说的那样:「穿过我的人,丢掉全部的希望!」苦海无涯,我,再也不能回头了……************

  下班的时候,我一般乘电车,然后步行15分钟。路边有一间小店,里面有各种成人杂志和录像,地方小,品种很丰富,我多在这里找寻所需。

  自从对妻子秘密拍摄后,就相应减少了购买成人录像的次数。结婚伊始,我都是鬼鬼祟祟的欣赏,某一天被妻子发现后就变成了光明正大的欣赏。妻子好象也意识到自己对丈夫的冷淡,默许了这个形式。

  做爱中还是以镜子、言词为主要道具期间,我在那店里发现了双转子。质量非常一般,功能也不是很多,几经犹豫之后,我下了决心。

  以前看过成人录像,把成人用品实物拿到手却是第一次。拿给妻子之前,我放入了两块干电池,做了次试验。出乎意料的是,最弱地设定对人也太强烈了。

  我把其中的1个干电池换上了报废的,才勉强能用。

  数日后,就说服了妻子有了交媾的机会。当然,象平时一样先在书架的最上层设定照相机。这时的我,已经能够比较顺利的完成设定。购买的转子,预先掩藏在毛巾毯下。

  妻子披着浴巾,轻盈的闪进我的房间。盛夏的深夜,孩子已经在日本式房间睡着。

  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,浅黄色的浴巾,松散的搭在妻子的身上,遮住了从乳房到大腿的根源,远处蛙声隐隐,此处静谧如水。

  「站在那里,别动!」我向妻子示意。

  比起满不在乎的全裸,这样半遮半掩的身姿更能吸引我。我久久的凝视了妻子的全身,要将每一处都记在脑中。

  「怎么了?」妻子诧异的问。

  「想不到啊,现在的你比平时更加有魅力了。」妻子羞涩一笑,很是受用。

  「这样打开浴巾,给我看看。」

  我在妻子的胸前,比划了一个动作。

  「哦哟,那样怪羞人的……」

  「做给我看!作为回礼我给你按摩,如果你不怕疼的话。」「如果是那样……好喔。」妻用一只手轻轻的捉住折入的浴巾边,用相反的手拿着另外的一边,令人心焦的慢慢的向下、向下……同时眯着眼睛,似乎在注意着我的反应。

  色授魂消,我不由自主地放开手,仿佛被施了魔法般,全副精神都随着她的手起伏。

  「就到这里,太羞人了!」

  妻迅速地缠上了毛巾,遮住了刚刚裸露出的皮肤。

  「哎--,a……」

  「想看些什么啊?赶快按摩!」

  妻淡淡的说,和着浴巾俯卧在床上。

  我心有不甘,却只能徒呼奈何。如平时般打开腿,开始了脚掌按摩。浴巾如超短裙般恰到好处地遮住屁股,将全部大腿露出。看惯了下半身,这个景象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新鲜。

  逐渐加大两脚的角度,指尖爬行在大腿内侧上,随时都能翻开毛巾看到肉肉的屁股,--现在还要忍耐。

  轻轻地试着将手钻入浴巾中,在里头揉动掩盖的阴唇。发出啪啪的声音。吃惊的是,妻子的耻泉好象溢出了爱液。

  「今夜,这里很湿哦,还发出这么可憎的声音。」随着身体的溶化,妻子越来越柔弱。彼消我长,我的态度逐步变得坚决,变得傲慢。

  慢慢地翻转提高毛巾,露出屁股。一边轻敲一边在耳边低语:

  「这么想男人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刚才,你自己露出,也有感觉啊?我还没有怎样,这里就粘糊糊地……」「不……」让妻子高高地抬起赤裸的屁股,胸部趴在床上。

  「为了满足你,特意买来了这个喔。」

  手指小心的在胯间来回抚摩,另一只手从毛毯下摸出了双转子,放在了妻子脸的旁边。

  「这个……a?!」

  妻子的声音中,混杂了喘息、叹息,也许还有其他。真的一反常态,这是刚才还在挑逗我的女人吗?

  「以前见过?」

  「……嗯,不。」

  干脆明快的说话,完全变成了撒娇的语调。我剥下缠绕胸口的浴巾,用手指鼓起成熟得好像要落下的乳头,硬梆梆地捣碎--不知为何,我觉得妻子喜欢这样。

  「婚前情人用过?」

  小心翼翼的试探着。

  「那样……的事……没有嘛。」

  话语变得断断续续,夹杂着难过的喘息在中间。

  「第一次用吗?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哦,看看,这饥渴的、害羞的形状……」不待手指,浑身是毛的淫嘴突然打开。阴道口,粘糊糊的淫汁溢出。

  舌尖削尖、绷直,打算到深处尝尝妻子的肛门;交替着强弱地用指尖欺负两边的乳头。

  「上面的嘴说没有,下面的嘴……」为了刺激妻子的羞耻心,故意的说道。

  用二支手指熟悉了水道,将较小的转子放入了已成为了蜜壶的阴部。

  「那样,那样……」

  妻子的口,泄漏了比刚才更进一步的喘息。

  「这么大的声音,孩子会起来哟。」

  巴掌打在屁股肉上,故意地责备着。

  「想不漏出声音,找东西堵住嘴。」

  「那样……nn」

  妻子的屁股,朝向着照相机。用狗匐匍向前的姿态爬到床头,在妻子眼前有去离了愤怒的肉茎。

  一点也没有犹豫,妻子自己获得了我的分身。我制止了她打算握住调节深度的手。

  妻用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上身,用另一只手裹着玉石袋玩弄。照相机默默地工作着,记录下发情的妻子一边摇摆着,一边吞没着我的阴茎。

  我一边玩弄着奶头和阴蒂,一边给予妻子爱抚,同时持续以言词刺激:

  「第一次是不是?感觉如何?」

  「nguguu……想要。」

  「向这个家伙现出了这样扭动屁股的身姿,用着这样可憎的玩具,不觉得羞耻?」把另一个转子拉长,使之震荡,把尖儿放在阴蒂上。瞬间,妻子的屁股跳了起来。

  「哦,比起手指还是喜欢这个吗?可爱哟,这个腰的扭动。」「ugugu……哎呀,哦。」妻子满脸痛苦,吐出了沾满唾沫、粘糊糊的阴茎,尽量用一只手压住了口。

  「小心啊,声音会传到对面的房间a。」

  阴茎再次深深的闯进喉咙,马上缠绕上去微温的舌头。

  后边用录像确认:高高地挺起的阴部,完全看得见媚肉的裂缝中,细小的电线像尾巴一样垂下,--妻是牝狗!由于和照相机的位置关系,嘴里含的情况看不见,不过就算只看到头部的上下移动也是很可爱的。

  为了进一步刺激妻子,一边小心的不让妻子一口气爬到顶峰,一边逐渐加强放入阴道转子的振动。

  「别生气,你瞧,使用这样可憎的器具还是很有感觉的吧?」放开压住头的手后,妻抬头看了我,眼波如水。

  「……为什么,那样……那样的事情?」

  「我爱你。」

  我用温和的语调回答。

  「想看喜欢的人的耻态,是比从前的男人更讨厌的事……」双手捧起妻子的脸颊,到刚才还被阳物贯穿的朱唇,压上自己的嘴唇。

  互相吮吸彼此的唾液,互相品尝口内的粘膜,……身体中间,是可爱的牝犬蜜壷,成人玩具正在炫耀着,做着淫乱的运动。

  「……那样。」

  嘴唇分开的时候,听见了妻的嘟哝。

  「可是,……讨厌……硬……」

  听到这句话,我再次摄住了妻子的嘴唇,在妻的胯上大展妙手,玩弄着充血变大的阴蒂。

  「也,啊……啊,不可以!」

  声音的急促,感觉到顶点的征兆,没有丝毫的犹豫,我立刻从妻的淫裂中拿出震动的蛋。

  「喏,把屁股转向这边。快点!」

  让妻子改变姿势,用双手抓住赤裸的大屁股,暴露在了镜头的中心附近。妻子细小的手指引导着阴茎,开始了这场淫乐。

  激昂,怒张,深深地、凶狠的扎进妻子的害羞的孔。在高高地举起了的屁股分线之间,深色的肛门抽动张开口,我的阴茎堵住前洞,深深的连续钉入,挥乱了的头发遮住了妻子的脸。

  我伏下上半身,重叠在妻的背上,向后拧转妻子的脸,深深的吻住了她。照相机,抓住了熔化的表情。

  手从身体前转动了到胯间,玩弄着阴蒂,在将近高处时预先压在妻的身上,唤醒身体,作最后一击。妻子用一手遮蔽着嘴,防止声音漏出。

  「n,guguu……哎呀,iku!」

  不由自主地脸向后仰,面向照相机,因高潮而扭曲的脸巨细无遗的示众了。

  「……那样,可怕!」

  手忙脚乱的使劲扳住,快要塌了的妻子的腰,我也登到顶峰最后。叭叭,屁股和大腿的肉撞到的下流的声音,在房间中回响。忍耐终于到了极限,迸出白浊的一瞬间我拔出了阴茎,在肛门附近倾吐一空。

  【完】